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绿

诗歌

 
 
 

日志

 
 

《父亲,以及一些真实生活的细枝末节》  

2017-05-01 22:39:12|  分类: 父亲这座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4月24日是我父亲的60岁生日。
    理论上,从这一天他将正式步入老年的行列,后面过起领取退休金,每天“夕阳红”的生活。
    而实际上,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我相信于他而言,现实的“烦恼”和“挑战”并不会比我更少。

    我家祖辈居住在一个小镇上,隶属豫西洛阳市治下的嵩州,族人颇众,但大部分世代务农,做官和经商的都是极少数。
    父亲18岁高中毕业后参加工作,那是1975年,他分别做过短暂的初中代课语文教师、短暂的开影楼的摄影师、长期的供销合作社的售货员,然后到供销社改制下岗,自己承包下店面做个体户至今。他已过去的人生,其中40年都贡献给了柜台,在一桩桩服务乡里乡亲的零售交易里养活我们一家人。
    在我的记忆里,家里温饱是不愁的,但也从未达到真正的富裕或说小康,当然,这并不是重点,因为对新中国的广大农民来说,所谓“奔小康”基本是他们一辈子都在拼命努力想要摘取到手的“金苹果”。虽然每一代人有属于各自的困境,但有些困境是共性的。(父亲是家里的老大,我姐姐和我又成为我们这一辈兄弟姐妹中的老大。)

    父亲年轻时候是个标准的文艺青年,这是完全的褒义。
    他爱好广泛,崇尚大自然醉心山水和家乡、热衷传统文化尤其重视语文和诗词、钻研书法擅长隶书、精通珠心算拿过洛阳市的前三名、玩胶片摄影订一堆摄影杂志也自搭暗室自搞冲印、爱书爱阅读曾爱得发痴每次去书店没有空手而归过、对音律也有所研究自学简谱会吹几曲别致的笛子、对新事物保持好奇心常常显得与众不同……
    若仔细追溯其实我现在的兴趣基本都有受他影响。
    现在的父亲虽说许多梦想的火苗已熄灭,但行事做人的风格仍旧是受那个年代思想文化特别烙印过的老文青所为——还好并不老愤青(也许因为没有受过比较严重的打击)。我认为他命中注定会错过进一步受教育的机会而没有成长为艺术家实乃遗憾,我笃定父亲太有成长为艺术家的潜质,但我们绕不过弯——谁也不得不屈服于命运。
    父亲所尊敬的伟人是MAO,不曾有改,这是我与他较大的不一致,并非我站于对立面,而是我们这一代80后待懂事起对红色年代切身感受得十分有限,所以难免视长辈特别的虔敬有所不解。但我现在已不再纠结于同他就这种痴迷发生“议论”和“辩争”,从心底而讲,父亲还是活在集体的思维里,他内心深处其实有一种长不大的浪漫主义和童年思维,至于我们这些“失去了觉悟”的小年轻,在他们眼中则过于“现世”和“道德不纯”。
    世界观对父亲而言仍旧是国与国之间的非友即敌,比如看新闻联播和关注国防军事是他日常里重要的一部分。最近几年我一直觉得父亲可能最欠缺的是一次当代的GapYear,去不同的大洲,感受下不同文化之间的“融合”,不过我不确定这就能使他看淡人类史上民族与人种的隔阂(我们活着并非为了对立),或者说我不确定他真就对那些理应追逐的“最终真实”感兴趣,而且更无奈的一点是虽然我并不秉持父亲那样的观点,但我觉得他的观点其实代表了非常广泛的人群,这是“冲突”的根源,思想层面来说,从我浅薄和有尽的推理极限得出的结局是“试图控制和同化矛盾已复杂到绝无可能达成和解”,无为只不过是个体的选择。

    有一种说法是人们谁都不愿否定属于过他们的青春期,哪怕做过一些荒谬的事情,哪怕回忆起来,理想实际是一种虚无缥缈。即便对标新立异的我们自己来说,也最终会在老年被“新新新人类”列为异类和无法交流者,万事万物都最终抽象为标准的旋转。

    然而50后的父亲是非常有压力的,属于新梦想的GapYear有可能迟迟无法实现,他们自愿或被动自愿替80后的子女背负的压力和“义务”太过巨大。从经济上来说,阶层的固化确实在发生,大部分的突围都面临失望和无奈,我们是社会生物,一切生存的基础都与人文环境脱不开干系,这使得我们不能更加“自由和自我”。
    父亲曾有一小段时间沉迷于买彩票,这使母亲和我烦恼了很久;然后他又有次差点被传销影响,姐姐和我深感忧虑;再然后他很相信民间的古董或文玩收藏……我往深了想,总会认为这是他排解压力的一些具体渠道,他没有大富大贵的目标——即便他信奉了一生“勤劳致富”,他却很可能认为得到快速的金钱能解决掉生活加予他的不开心和苦闷,然而他太善良又太天真。
    我有时候会觉得发生这种事情我的责任更大,早已是成年的男儿,却不能去缓解他所承受的重压。但这何尝不是另一种自愿或被动自愿的自责呢?
    可是最近一年父亲有次跟我吐露说他读了万卷书,却没有行万里路,这是他的遗憾,他希望他退休后还能以不多的体力“浪迹天涯”,他说的时候眼神里甚至会闪烁一些重回20岁的光芒,这又尤使我不得不自愿地自责了。

    姐姐已嫁在南京十年,4月中旬时候,姐姐电话给我说“不然接爸妈来我这儿住一段时间吧?他们难得出趟门。”我说那刚好父亲马上60岁生日就在你家过吧,你和姐夫操办,我到时候也过去。姐姐说好,便给爸妈买了洛阳到南京的车票。
    哪怕我们都揣测他们顶多新鲜个一周,或者囿于害怕过多“干扰”我们而借口已腻味而急于归家,姐姐和我仍热心十足,希望很好地促成这团聚的行程。
    姐姐和我明知,她远嫁南京,而我工作在北京,均离家千里之地,姐弟俩“虚荣的体面”使得父母的生活徒有乡亲们“表面的艳羡”,他们口中的“养儿防老”,更使我们的力量显得微薄到可以忽略不计,也实在是游子之痛。却越是这样,我们和父母亲的关系越难达到一种平等的交流,尤其是我,反而和父母在一起时,即便内心里渴望无微不至的引导,却最终总也落为出显些冷淡的沉默,很有些话觉得无法主动与他们和谈。我有时会反思说这应该只是一个阶段,因为自己的焦虑不安他们亦不能理解,彼此的关怀便都限于爱莫能助和日常里简单两句嘘寒问暖,这方面说,我和他们达成了奇异的平衡,姐姐做得则比我要好很多,妻子也做得比我要好很多。

    24日晚,姐姐、姐夫、小外甥、姐姐的公公婆婆、还有母亲和我,大家一起给父亲操办他的60岁宴席,在我看来,这其实也是给母亲的60岁,因为我想母亲的60岁(迟到8月)我们一家不一定能达成又一次欢聚吧。
    吃大餐后点蜡烛唱生日歌许愿吹蜡烛,儿辈孙辈绕膝,在父亲的记忆里应该还没有过过这样的生日,或他也不曾想过会有。这样使得他极易满足,而姐姐和我则愧疚自己能力有限不能尽足周全,不过真实的生活不正如此么?

    我跟朋友讲,我好喜欢《一一》那部电影,深爱到每年都看,他们却说太过平淡,看了不出半小时就要打瞌睡。我也试过给父母推介我所喜欢的事物,有时候他们表现出饶有兴趣,有时候又表现出无动于衷。这都没有什么,我觉得从他们步入老年的这一刻起,我便不求控制了,呈现我性格里真正和平的那一面给他们,而呈现我性格里热爱冒险的那一面只给自己。
    再过两个月,我也要成为父亲,我相信我和妻子即将获得的喜悦是与父亲母亲当时获得姐姐的喜悦获得我的喜悦和姐姐姐夫获得小外甥的喜悦等份,我希望寄予孩子的期望也会是父母寄予姐姐的等份寄予我的等份和姐姐姐夫寄予小外甥的等份,但我又知道我和妻子不会像父母养起我们的那种方式去教育下一代,我会不会更开放呢?这真是需要时间来实证的说。而母亲曾小心翼翼问我愿不愿意上班时候把孩子留在老家给父亲和她带的时候,我没想就拒绝了,想必她会特别伤心,而我知道这并不是坏事,因为他们还是过多拿出“被动的自愿”给到我,拦了太多承担,洋溢了过多的爱。
    父亲从南京回家后是怎样在计划他老年生活的开始呢?我无从知晓,但我知道他会朝着“老顽童”的目标而努力,迫不及待要求实现他的“行万里路”,他付出了许多时间的代价来等待退休来临,而等这一切真的到来,我又好担心他会有所畏惧而退缩或迫于外界的闲言碎语而踟蹰。说起真实,我们都在自己的角色里寻找着自己,在别人安排给我们的角色里寻找着别人,自知也好,不自知也好,时间是不曾让给我们一分一秒的。

    我的家乡古时候叫做“和乐里”,这样一个劳动节,祝愿我劳动了大半生的父亲60岁起,重新发现自己,保持和乐从容。并且,一定要挽着母亲的手。

文/水绿
2017.05.01毕恭毕敬而作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