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绿

诗歌

 
 
 

日志

 
 

《决不与诗意妥协》  

2015-06-17 10:07:48|  分类: 青藤诗社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决不与诗意妥协》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献给青藤三周岁,献给青藤的每一位朋友,哪怕一面之缘。

    明天,2015年6月17日,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三年前的这一天是周日,是父亲节,几位因为海子诗歌而认识的小伙伴血气方刚,聚在大望路现代城SOHO的某间会议室里放了一部《死亡诗社》,然后宣布青藤成立,他们一点不晓得前路将会怎样,管它,谁让我们年轻!
    三年了,友情居然不灭,新朋友早已变身知心老友。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大家的感情、工作、生活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变,所幸我们心底的向往仍旧如一,我想为了这个日子,我还是有责任且有必要敲打这么一篇。

    我不只是像每个年终总结样简单地回顾过去了,我得仔细地记起细节,已经组办过的二十二期活动里各式各样的细节,面对面才是真实,与你们同路过,我其实被咱们一并的天真和不弃感动。作为一个爱飞文字的家伙(简称笔唠子),臭毛病就是如下:
    第一期,记得电影放过之后大家热烈地讨论基廷老师和他的学生们,完了我还与紫伤交换过手抄的诗句;第二期,只有大雄与我两个,我们以为这诗社估计要黄,肯定撑不过第三期吧,没人报名啊,在紫竹院的湖边,我俩聊故乡,聊为什么信笺和笔友的年代一去不返,聊彼此如何与诗结缘,然后看着太阳的最后一抹光辉在对面楼群的玻璃幕墙上黯淡下去;第三期,不甘心,景山暮雨,灰色的天空,大雄、QKP、紫伤、我,四个人在难得人迹寥寥的万春亭俯瞰故宫,傻傻地聊诗聊“人生”,我读了张枣,然后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大雄带了一本泛黄的诗集,艾略特的《荒原》,后借我读,赵萝蕤的译本,我说我不认识这个名字;第四期,相约香山,终于人多了些,找回一丝信心,大雄带队走了经典的“香八拉”,把女同胞们累得不轻,在香山顶的水泥防火道上,我们席地坐,读起了唐诗,李白、王维、孟浩然,真有画面感啊;第五期,中山公园,有朋友带了吉他,紫伤带了青梅酒,我们一行十几人找了个亭子坐下,我读了我自己的诗,略尴尬,因为并非每个人都热衷创作,这一期缺大雄,我开始明白一个事儿,以后的活动应淡化对诗歌的强调,特别是原创诗歌,我们原计划发展青藤为一个纯诗人社团是不现实的,但具体怎么应对我并未想好,对了,那晚三五小友还顺道在中山音乐堂听了场交响乐,伪装一回严肃音乐青年;第六期,场地借用了积水潭南的科影咖啡馆,这地儿同期时一直在办蜂影会(定期放映旅行电影),诗社后来的朋友很多都是从这里认识,这一次,我们分享了诺奖诗人特朗斯特罗姆的诗(北欧诗人的作品很特别),引人入胜,这也是截至目前我们聚会场地最奢侈的一期,下午活动结束,晚上直接在科影附近的小胡同里啤酒+烤串了……
    每个月都坚持,12年就这般过去,半年里我们拜访了若干个公园,小伙伴们也玩得其乐融融,总算是组织没散,这样我们13年开始有所期待。
    赶在13年春节假期前,大雄野心勃勃倡议组个活动谋划如何自拍诗剧,剧本推荐的是郭沫若的《凤凰涅槃》,说郭的早期作品意境还好,画面感也强,于是第七期,召集人马研究此事,甚至找了戏剧圈的阿笨兄帮忙,活动倒是成功,但虎头蛇尾,大家领了角色后再没聚首,发现这个牛逼的任务以我们目前的状况是无可完成的,因为要求的时间跨度太大,人员十分没保证;春节后阳历3月,大家决计去昌平寻访海子足迹,这个好玩且有意义,则第八期,24日是个周末,也是海子的49岁生辰(他的祭日是26日),我们找到了政法大学他当年的宿舍,在楼下凭吊唏嘘,然后又转道石油大学和更远些的吉利大学校区一逛,在吉利大学“白宫”前的草地上又一次分享海子,我们这一群因海子而相识的人啊;第九期,恰逢雅安地震,举国祈福,策划了一期为雅安灾区小学生寄明信片的活动,这一期不幸又跌低谷,只有三五位同好参加,但聊天嘛,也不说什么失败不失败了,我们确实手写了不少明信片,不知晓最后送到灾区小朋友们的手里没,言谈间还问了紫伤许多NGO组织的运营问题,也是蛮长知识;第十期,又是六月天,为了青藤的一周岁,大雄尽心提供了一期经典户外路线(我们希望走出去看看),两天时间,一众跑去门头沟区的珠窝村、珍珠湖水库、向阳口村、沿河城村、龙门口一线天等,极尽徒步游历之能事,这期活动的伟大意义在于我们不但为青藤庆生,更为诗社找到一个大家均为之兴奋的方向,那就是荷尔德林的“人,诗意地栖居”,我不晓得大雄对这段诗是心向久矣,还是临时记起,总之,一说出口,众生皆服,不得不赞叹这一倡议于青藤之契合,我们用了一整年的时间,终于找到我们最想要去的那个远方;沿河城一行便是开了青藤活动的好彩头,接下来,第十一期,诗社里的五个人相约去了青海湖骑行,共计六天的行程,太多美景;第十二期,组织去门头沟北灵山露营,十几号人,夜读昌耀,并私自给驴友惯常称呼的山头“无名一”起了个诗意的名字——白露山,诗社的力量可见一斑吧,我们准备以后再去,要给“无名一”山头刻个“白露山”的石头以正名;第十三期,徒步箭扣长城,竟许多女同胞参加,令我们惊异“巾帼不让须眉”;年终为十四期,又是借用某司的会议室,总结并展望2014,我们决定14年全年开始微信公众号推送诗作,优雅的一步棋呢。
    14年的公众号计划贯彻得很彻底,线上线下同步又各有主职,另外一点,也是在12年年初认识的流域受大雄建言在深圳发力青藤南方社,我想说大雄心底才是有个庞博的梦,如此,大雄、紫伤、我我们三人负责的北方社继续耕耘北京。第十五期是计划徒步古北口长城,实际走的是金山岭一段,只有三人,大雄、丝哥和我,我逐渐接受这种不稳定了,或者说,对青藤小众的坚持是很难的,需要时时处处乐观,如果言弃,那便再无以后,我们该与现状妥协放手面对面的诗意么?十五期未读诗,在春寒料峭的长城景致里思考未来;第十六期,海子的三月,我们早前的计划终于义无反顾地执行了,去安庆,拜海子故居及海子墓,与南方社一起,流域风尘仆仆赶到安庆与大家会合,真不容易,包括其他几位南方社的诗人,但一切都那么值得,在安庆乡间,油菜田里,笑容是属于诗人们的,车里的朗诵声是留给安庆的;第十八期,不足十人,徒步云蒙峡,翻了若干山头,那些巨石会懂得我们的脚步吧,未读诗,每次只要人少,大家似乎都会不约而同陷入某种宁静,在思索诗意究竟有什么意义吧;第十八期,青藤两周岁,选了个房山的水镇(长沟镇)去庆祝,本来要露营,无奈条件不如预期,只在蚊虫肆虐的湖边煮了个晚火锅,然后窝农家院看世界杯了,这一期同样不算如意,但我想我以方言读自己13年的作品《三月》极真诚,那是第一次公开,听到的有福哦;第十九期,又一次远行,河南新乡的太行深处,郭亮村,早早帮大伙买好往返的车票,这一程不简单,期间故事也多,行程末还看到次大雄发脾气的怪样,哈哈,合作已不短,性格彼此也熟,互补长短,不过这闹一出还是略出我意料,得亏大家都是成年人,摆讲道理,三下五除二又好了,有时候,我也免不了要三省吾身啊;第二十期,年末,在沙沙家组了期看电影,放了杨牧的纪录片(并额外加映《银河系漫游指南》,跨度略大哈),大家相谈甚欢,只是没做到high聊24小时,战斗力都不如血气方刚时了呢,至此,2014收官。
    今年时至六月,其实青藤仅活动两期,第二十一期,清明后一周组织去清东陵,最终只有我和花儿成行,原因估计比较复杂,倒也不必深究,我该坚持还是要坚持,不是“早放厥词”了么,没人报名我就顶下,绝不妥协,其实去了证明蓟县很好玩,东陵的话参观需要花时间;第二十二期,也就是最近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啦,我们组队去了后河露营,十几号人,在星夜给青藤庆生,读了许多俳句,还有《未选择的路》,“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朋友们都很尽心,几乎全是从一开始就熟悉的你们,如上回忆,你们怎会陌生?
    那么笔唠子告一段,诗社蹒跚学步地往前,至今,三年飞逝,我们不断来强调它,其实是强调我们三年相互没有把对方划为陌路人或擦肩而过的人,我们选择有距离地同行,在生活的目标上,我们大方向保持一致,我们从未且决不与诗意妥协,我们是认真的。
    如果我要感谢,我肯定是要感谢,感谢你们在我无力时给予我鼓励和支持,在我得意时给予我批评与警言,在我贫瘠时给予我粮食与书籍,在我平淡无奇时给予我信任与友情,我以青藤之名,爱你们每一个,三年为约满,我们已更约三十年,2042么?不见不散,讲句俗话:莫忘初心。

文/水绿
2015.6.16夜执笔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