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绿

诗歌

 
 
 

日志

 
 

(日子)春节流水账  

2013-02-19 21:42:25|  分类: 渐远的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一直没更新,不是因为懒了,而是因为太忙。春节假期一点没歇,倒像是出了个差。

记流水账如下:

2月7日

一大早到北京西,火车回老家,晃晃荡荡一天,晚点了近一个小时,7点多才抵达,好友JL冒雪到洛阳接我,到我家已是晚9点,然后JL家还要继续往南百十公里,后来问他,他说他那天到家已半夜了,花了两倍于往常的时间,因为县城再往南雪有点大,路滑,上了防滑链,车开得很慢。

2月8日

本来打算去花儿家,但上午路面太滑未成行,下午天好些时候,则坐JL车去看了他那块地,果真适合生态农业和小型旅游开发。

2月9日

除夕呢,一大早就起来贴春联挂灯笼,没办法,农村院子大,门多,好一阵忙活。晚上吃过饺子,放过鞭炮,镇里的小学同学约着说聚聚,遂上街,ZL兄买了一袋子二踢脚,百十个吧,我们五六个人趁着夜色从北往南刷街放了一路,怎么越长大越没谱了呢,偷笑。放完炮说没意思,又到YG兄家打牌,小赌怡情。11点散了牌局,12点钟声前回到家,陪爸妈说说话,再跟同在奋斗路上的众兄弟姐妹们分别拜了个准时的年,最后陪老爸熬年熬到三点。

2月10日

虽是初一,却没能早起,懒到十点钟。今儿意外有了明媚的阳光,无风,果真是开春,一点不骗人,爸妈拾掇了几个菜,中午合着奶奶一起吃过,其乐融融,幸福生活不过如此,若不必为生计操心,就这么一天天度过余生何不乐哉,但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趁着难得的好天气,我搬了桌子到院里坐定,开始画图,为此,花儿晚上打电话好一顿数落我:大年初一加什么班,大年初一是纯歇的日子,今天不歇,预示你今年得忙一年。

别说,真是,可不,这才初一,二叔下午过来打招呼说他那老家的房子准备打动打动,让我去瞅眼现状,哈哈,家里有个搞技术的还真是很吃香嘛。

三叔奔了沙特打工,晚上三婶和堂妹到我家坐,说起为联系方便,三叔让家里开个“阿里通”的账户,但他们不晓得怎么充值,于是我又跑去三叔家一趟,先研究了“阿里通”具体是个什么玩意儿,然后给堂弟注册的账户充了个值。

今天给奶奶封了一红包,祝老人家健康长寿。

2月11日

初二,走娘家的日子,跟着老妈老爸奔外婆家,离得倒是不远,爸妈骑电动车20分钟,我骑自行车半个多小时。

外公前年中风之后,外婆家光景愈加艰难,虽说儿女心疼,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照看毕竟有限,比如我,一年也就看望外公外婆这么一次。外婆腿疼也愈加厉害了,不时地走道都困难,年前在香港给外婆买了一瓶治骨痛的药,不晓得管不管用。外婆辛劳一辈子,老了也闲不下来享福,我心里多觉难受,有时候想想,补给外婆的钱真是虚的很,而且只是九牛一毛罢了,能起到的作用也许仅限于减缓些我不能常来探望的愧疚。

在外公床前坐一会儿,陪他聊天,他每年的话题都很固定,回忆下他年轻时候,说说老蒋,说说老毛,再说说我几个舅舅,不过他身体更弱了,有时候说着说着就泪眼婆娑,妈妈陪着潸然泪下。

从外婆家回去后,姑姑还没走,堂兄弟表姐妹们挤了一屋子,好生热闹,每每这时,奶奶就显出满面红光,但我开始更多地明白“岁月不饶人”,奶奶的耳朵比去年聋了,爸妈都说咬不动硬一点的食物,眼神也大不如前,这时候最好的谈资是说说我究竟要啥时候结婚,或说说表妹的工作,说说堂弟堂妹们的学业,一大家子人,孩子们都长大了,怪不得都盼着我结婚,可是,生活赐予给我的,似乎还有更多,我想我和花儿都还在继续努力,但我们一定在一起。

姑姑走后,在屋子里看了好一阵子昨天错过的春晚,各个频道都在重播,不知觉间看了两三遍,挺喜欢曹云金的。

2月12日

今儿下午又是阳光明媚,可是有风。依然坐在院子里作图,基本上把二叔的平面给定了。

JL打电话过来说五六点时候他从洛阳回来,接上我,这样明儿顺道去花儿家方便些,也是,这样等JL到了,粗略吃过晚饭就出发了,路过县城的时候往Z兄那儿拐了拐,送他了一小包稻香村(北京似乎能带的平易礼品不多,但重量够重)。晚上就住JL那儿了,我俩挤一个被窝,上一次如此是初中时代了,睡着之前,我俩有聊许多对他这个项目以后运作的畅想,还怀念一些初中的人和事儿。晚上的梦酣畅淋漓。

2月13日

一大早驱车往H家去,路上风景如画,我突然好想以后回老家过,日子多美好。经过K兄家的时候又把K兄叫下来问候了一下,说下午走时候再到他家里坐。

近H家街口的地方堵车了,农村堵车真心难受,没红绿灯,大家也互不相让,看到比较安慰的一幕是一个当兵的下车来指挥了一会儿交通,不想,等他车过去,立马走人,我的思维于是被打回原形,无私的人向来都稀罕。

中午时候,花儿爸妈给做了一大桌子菜,圆满得不得了。饭后遛弯,又见了几个老友,聊上一会儿,我说我明儿还得去趟西安,参加一个大学同学的婚礼,JL说不然咱们一起去吧,趁这两天他还有些空,而且高速路免费,从洛阳到西安四百多公里不算远,去看看兵马俑,算是过个小假期,自驾过去,顺便把李大脚同学也捎上,我附和,花儿说她不去,于是变成我跟JL一起旁敲侧击地鼓动花儿,她不经劝,三下五除二就拿下,我还是比较了解她。

然后,草草收拾,大家风风火火上路,先到JL家捎上他女友LQ,再到李大脚家,再到我家,再到洛阳,这么一二百公里,折腾到洛阳已时候不早,找个地方赶忙住下。

2月14日

说起来自驾,我的火车票就用不上了,那么大家集合后就先去洛阳站,排队排到跟前,窗口的大姐说我这是网购票,只能到始发站或取票站退,发车站是龙门站,取票站是北京西,我擦。大家听了沮丧,但不得已又赶去龙门站,净瞎折腾。悲催的是到了龙门站,排队时候已过了发车时间,票于是退不了了,只能留作纪念,似乎我可以送给明天结婚的Z同学,说起来为了去参加他这个婚礼还发生如此故事。

JL始终不疾不徐,我是被安慰者。实际开出洛阳市,上到高速往西安去的时候已近中午。之前没放假时候,就跟家在西安的同事Q、S,还有领导Y总说过,这次到西安就拜访下他们,当是拜年。昨天从家出来,特意从JL那儿整了几包纯生态无污染的自制粉条当礼物。

Q和S早早就问我大概什么时间到,我乐观的估计是下午三点,实际上跑跑停停,找到Q家门口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因为导航失误,在西安市内耽误了将近两个钟头,做好的计划因此全被打乱。

Q带我们一起去品尝了她家附近比较好的一家羊肉泡馍,意外发现我三年前第一次来西安吃的第一顿饭就是这家,世事多凑巧。

因为时间不早,匆匆别了Q和S,也没空去找Y总了,我们一行五人赶着去酒店休整下再做打算。

到酒店后,放好行李,大家议定一起打车到鼓楼逛逛回民街,我则从鼓楼坐地铁到西安北站退返程的火车票,我心里一路都在诅咒这个不人性的退票制度。

退完票,赶着倒数第几班地铁回了鼓楼,与JL他们汇合后一起回酒店,JL和李大脚开玩笑说这个回民街就是放大版的开封小吃街。

这个情人节只看了别人手里捧的玫瑰,但我不必说我羡慕他们。这样,花儿又要数落我吧。

2月15日

今天我起大早赶去户县,结婚的Z同学老家是户县的,花儿则随JL他们去兵马俑玩儿。

Z同学大学时候我们总在一块打篮球,关系很不错,当然,我是打的不多的那位;新娘L同学呢,也是我大学同学,大学期间做主持人,我跟L同学搭档。所以嘛,这俩人喜结连理,我一定要重视,哪怕路途遥远。

去户县,要先公交到城南客运站,然后再换公交到Z同学家,答应参加婚礼的同学们其实昨天晚上都已经在Z同学家聚齐了,我这去的有点晚,找到Z同学家门口的时候,他们一干人等都去接新娘了,Z同学的一个表弟年龄比我小不了几岁,站在路边陪我聊了好一会儿,小伙子很礼貌。

新娘接回来的时候,我帮着录了像,来的大学同窗有十几个,大家都久违了,在这个社交网络的时代,虽许久不见,但寒暄起来毫不陌生。

婚礼采用的是当地最传统的方式,跟河南的传统婚礼区别有,但大致流程不差。主事先生口才了得,一口标准陕西话说得倍儿有味道,我听了小半天几乎可以学得小模小样。替Z同学和L同学高兴,祝福他们,婚纱照拍得真漂亮。

婚宴是一点半开的席,因为我今儿就得赶回洛阳,所以等新郎新娘敬完酒,我草草作别同学们返程,路上风景与中国大多数的农村地区别无二致,发展才是硬道理,但这几十年的发展有点满目疮痍,至少我们损失了最宝贵的环境。

坐公交回到城南客运站是下午四点半,给JL他们电话时候他们也刚好逛完兵马俑,本打算我打车往东,大家在连霍的入口会面,然后往家回,但JL说连霍跟市区的接口有很多个,怕我不好找,说不要紧,就让我等着,他们过来接我。

这一等,他们就给堵路上了,我眼见着天色一层层暗淡,然后路灯齐明。接上我的时候是七点钟,匆匆往回走,今晚12点高速恢复收费,本来我们还想着八九点钟就能回到洛阳市区了呢。

因为旅程又短又急,大家稍显疲惫,回家的高速上担心JL打瞌睡,我和李大脚打着精神和他说话,不过我想JL一定是最累的,这两天精神高度集中地净开车了。

11:45,顺利下了高速,敢情我们是卡着点算计的,庆幸啊,同时下高速的还有几个外地牌照的车,他们就没能赶得那么巧了。

时间太晚,我们就在市区住下,第二日再继续往家走。

2月16日

李大脚直接上班去了,其他的人睡到自然醒。

初七要放鞭炮,证明这个年假就算过完了,我们听着鞭炮声醒来,想起李大脚说这次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没在家过破五,哎呦,那天中午我们是在三门峡服务站吃的泡面来着。看来还是我性子比较野。

JL今天又分别送了我和花儿,中午到的我家,下午到的花儿家。在我家路口,我请大家吃了羊肉汤,比较下西安的泡馍,我们聊起来说还是更习惯家乡的味道。

赶紧把二叔要的那个图纸搞定了,画了一晚上。JL的还要一阵子,他的比较复杂。

2月17日

收拾完行李,告别爸妈,告别奶奶,告别我难以去完整描述的故乡,又是新一年的流浪。

 

p.s.

18日上班的那天,我意外翻了几篇初中好友毛毛的日志,他说长大是那么突然的事儿,感同身受。

我释然,见或不见,情谊就在那里。

 

2013.02.19

文/水绿如蓝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