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绿

诗歌

 
 
 

日志

 
 

(原创)作为青藤诗社成立的注脚及《我想,或想起基督》的评  

2012-06-08 13:27:49|  分类: 心灵的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帖:http://www.mafengwo.cn/i/904990.html


正文:(文后附大雄的《我想,或想起基督》与水域的《诗人》)

 

    说说诗评的事儿,坦白交代,我不曾为哪首诗写下诗评,我的习惯是读就好了。因为感受和共鸣留在思想深处即可,不必非得点破,或者,有时也确实不知该如何点破,所以大雄提“不写诗评就不让看……”这样的要求对我实在是有点“残忍”。

    不过,这个要求倒是能提醒诗人们要更多地更深入地去读别人的诗,很有些利好诗歌的“副作用”呢。

 

    《Dead Poets Society》里,基廷老师第一节课让同学们把厚厚一本诗歌理论著作的序全给撕掉,这一桥段未免过激,不过确实精准反映了诗人“异类”和“疯狂”的品性。要读诗,恩,就读它本身,何必给自己找那么多必须完成的“理由”和“任务”呢,读就好了。

    从最开始到现在,其实我已经越来越习惯一个人的写作,“年轻”时候总想着要把作品打成铅字的“虚荣”全已不在,当看淡了这些,作品也就往上抬了一个层次,我也开始写下更多很私人同时又很真实的心理活动,这是一种更加面对自己内心的写作,它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成熟,但不会越来越世故,我希望这样的业余写作能让我在现实世界里的生活变得更高尚,我也确实在往这个方向努力。水域前面所写(《诗人》),献给仍然坚持写诗的诗人们,我很喜欢。大雄前面所写(《我想,或想起基督》),希望遇到一个能够洗涤我魂灵的人,我也很喜欢。这时候,我们已不必再在意别人的目光,写就好了。

    还有一点,上个月我们一起看的《练习曲-单车环岛日志》里,玩涂鸦玩音乐的那个小伙道出:我们这些玩涂鸦的玩音乐的(总之就是指代搞艺术的一大拨文艺青年们了),又想让别人看懂,又不想让别人完全看懂,很是矛盾……总让别人看懂吧,显得自己浅薄,没了搞艺术的热情,别人完全看不懂吧,倒是显得自己高深了,但没人理会又变得十分没意思……我想,诗人们都会很明白这些心底的“折磨”。

    这样,大家是否明白一些诗社第一期要放映《Dead Poets Society》的用意呢?趁着也说些自己愿意出来跟大家一起结社同心的小想法,我是希望不论咱们每人的风格怎样,深度如何,大家都能持一个开放的心态来接受各种不同的写作,古诗也好,新诗也好,口水诗也好……“抨击”是可以的,但“落井下石”就不好,“反对”是可以的,但“打入死牢”就不好,总之,咱们希求实实在在的“百花齐放”,咱们也欢迎更多的“一鸣惊人”,去包容更多,变得更文艺,更真实,更独对内心,更诗人。

    有一次吃饭,大雄说现在的诗人们见不得别人称呼自己是诗人,总觉得是骂人。这方面来讲,文艺青年四个字也挺骂人。但基于我们自身的希望,成立诗社的目的就是我们还是得彼此这样尊重,彼此这样写作与交流,彼此主观地深化友谊与客观地评价作品,彼此更深刻地证明自己的存在意义,彼此承认对方的所作所为。大雄不是说自个儿属于反讽那一派的么,这个就很应景了。

    也有人问,干嘛要放一外国的片子来宣扬咱们的追求,是哦,我也想过,可是在中文世界里实在又找不出更好的可以替代《Dead Poets Society》完成宣讲的电影了,你说我们该怎么抉择呢?再回到上面一段讲到的“宽容”,我们诗人最应该是不论国界的,但论真理,我们诗人最应该是不论贫富、出身、种族的,但论善恶,所以,每次见到这类始终把“民族大义和五千年文化”的假大空语挂在嘴边并高举“抵抗资本主义文化侵蚀”的狭隘民族观同胞们,我只会说,要不你给推荐一部更好的能够完胜《D P S》的中国文化大片?我们倒也乐意放。如此两段,大家会不会觉得比较矛盾呢?

    再一,我始终觉得写成的诗就像一个漂亮的女人(或者在女诗人的眼中是个潇洒的男人?),当大家都说好看时,若旁边非有一人不断在问,她/他到底哪儿好看,这个就有点难为人了,你说鼻子好看,恩,难倒眼睛、眉毛、耳朵、嘴巴不好看?好吧,你说都好看,他又问都好看,分别好看在哪里,在我看来,这些都是会影响诗的本质的,这也是我始终看诗(其实看得也十分有限)却不曾写过诗评的原因之一,并非不能写。自然,不漂亮的女人和不潇洒的男人要更多,但我们所梦想的那个一定是更漂亮更潇洒的,再或者,我们有了心目中最漂亮和最潇洒的一个后,需要更多的语言来阐释她/他和赞美她/他,所以诗人们才有了坚持创作的理由,坚持就好了。

   

    写的这些匆匆杂杂,应该是完全达不到大雄诗评的要求,不过能不能当是给青藤诗社的成立做个注脚呢?大雄说“所有的土地都将焕然一新,就像每个人的思想都将前进一步”,我们理应相信。梦始终掩埋在未知的前方,走就好了。

 

文/水绿如蓝

2012.06.08


《我想,或想起基督》

 

文/大雄


我想在河流之中遇到那个人

我想他用河水洗涤我

 

顺着河流,沿着阳光而下

孤苦的人翘首而望


我想早日凯旋,与春日言和

我想看见树木换上盛装

 

所有的土地都将焕然一新

就像每个人的思想都将前进一步


我想让他洗涤我,我想让他告诉我

梦到底掩埋在什么地方

 

2010.02.02 于未名青旅


《诗人》

——谨以此诗献给所有坚持写诗的诗人们

 

文/水域

 

诗人是粮食

自己喂饱自己,或者自己饿死自己

诗人歌唱丰收,歌唱死亡

诗人一贫如洗的活着

 

诗人全都背叛自己的故乡

挣开城市的锁链,踽踽穿行在荒野乡间

诗人是人的兄弟姐妹

也是山川湖泊,沙漠和夜空的兄弟姐妹

 

诗人是天上飘浮不定的云

自由,纯真

只对自己的眼睛忠诚

诗人是飞蛾扑火的英雄

无力偿还树木和村庄的情义

 

诗人是如火的情种

爱情燃烧过后的原野上

不必试图拴住他的流浪

或长或短的诗行

才是诗人笔下唯一不灭的篝火

假如,有一天我也爱上一个诗人

只愿他在诗句中写下:

你是最令我难忘的姑娘!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