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绿

诗歌

 
 
 

日志

 
 

(Pritzker)普利茨克建筑大师——Tom Mayne(2005)  

2011-10-14 11:53:28|  分类: 建筑学积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利茨克建筑奖创办于1979年,它的目的是为了奖励在世的著名建筑家,因为他们的设计作品体现了优良的品质、天才的想象、承诺的坚持,他们通过自己认可的建筑学艺术,为建筑事业和人类社会作出了一贯而显著的贡献。

    建筑体现了人类征服自然的智慧和超越平凡的追求。

    普利茨克建筑奖的评审标准——天赋、远见、责任感,贯穿建筑艺术领域的人性以及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关注和改造。

——《普利茨克建筑大师思想精粹》(序)


2005

汤姆·梅恩  Tom Mayne

1944年,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的沃特伯里市。

1968年,毕业于哈佛大学建筑系。24岁

1972年,与迈克·罗通蒂合作成立墨菲西斯事务所。28岁

1972年,参与成立了南加大建筑学院。28岁

2005年,获普利茨克建筑奖。61岁

建筑的世界

    建筑——这个被我们称为建筑的东西,是一种观察世界、思考世界、质疑世界、适应世界的方式。它需要一种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一种面对我们观察结果的坦率态度和一种果断行动的意愿,而没有其他的选择。一个建筑师的成长确实需要一定的时间:一个人思考、建造、集聚、再思考,一次一次地重复这个过程,知道一个个人的意象、一个事物的本体在我们的大脑中呈现。而这个本体,就成为了我们工作的基础。

    建筑的伟大力量就在于将这个个人头脑中的景象,从私人领域带入某种事物中,而这种事物存在于限定社会和人类品性的一系列复杂、冲突和紧张之中。这些联系和交汇就是我的作品中生成的材质和DNA序列存在的地方,也是它们源发的地方。一个人直觉的开始,通过预感、思索,寻找问题的本质部分。一个人类的问题,可以被抓住和培养,进而慢慢梳理成一个作品的发展。

方案的相似性

    我很少会对我的方案有预先的想法,更不用说它们看起来将会是什么样子的。我在开始的时候只需要一个初步的设想。当进一步工作并把它和很多影响因素结合起来时,它就会按照独特的道路发展。这个过程的成果将会是异常激烈和独特的,它只会论及一个仅仅在此时此地与这里的人相关的方案和情况。这是我在建筑中所重视的,也正是我为之努力奋斗的。

    当然,在我的建筑方案中存在不可避免的相似性。这些相似的特征可以使它们被辨认出是墨菲西斯的作品,但这不是我所感兴趣的。我注重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我更注重那个概念,它抓住了从很小的信息中出现并发展的东西,然后又吸引了大量的事实——影响我们人类的事实。

    在这个过程中,结果是不会在开始的时候知道的。一个人总是从问题出发,就像生命一样,它是进化的、调节中的、转变的,它出现于我们专业的检验与解答办法中,对历史的异常投入,却不受其奴役。

    这使我回到城市。对我来说,城市是一个起点,它是人类活动影响最深远的创造物。对我来说,它持续不断地变化、进化,它是神秘的、不可知的。它随机交换未知数不确定性地变化着、转换着,单纯从智能种类的数量级构成了我们叫做城市的地方,这里蕴藏着真正创造的潜能。一个真实的创造、意外的和自发的行为、自发的激情燃烧都能在这里发生。我们的城市是一个有着持续不断的再生力量的地方,这是有着无限可能性的地方,它需要我们有一种不断扩张的态度和一种不断质疑的观念。

新世纪的挑战

    ……我正在追寻一种需要置疑的建筑,一种不是被动的,当然更不是装饰化的建筑,它是本质的必要的。它直接而深刻地影响了我们,它有影响我们人类行为和日常生活质量的潜能。

建筑师的价值观

    对于建筑师来说,我们的价值观深深地嵌入到我们的工作当中,我们不可能逃离社会分层的复杂问题。在我们的事业初期,从小工作做起,同时会受到一些批评——拘泥于形式,等等。这使得我们可以调整我们的艺术技能,磨练我们的内在感觉和一些更私人化的东西。

    在早期,这些价值是毋庸置疑的。随着工作的发展,对我来说,和更广泛的事情建立联系是最近五年的事情。就像大家都知道的那样,建筑师成长得很晚,我今年已经61岁了。这些深藏的价值变得很明晰,它们给我们的社会和一些更真实的东西带来了更多的贡献。

    普利茨克奖认可了建筑师塑造我们生活的力量,它使建筑的容纳者和所有的建筑师影响社会变为可能。通过这种方式,它带来了荣誉,而比荣誉更重要的是它带来了责任。

    ……


关于未来的想法已经灭亡

2005  访问者:Anna Tilroe

    梅恩,一个高高的、强健的,有着短而粗的胡须的男人,一直是人们争论的建筑师,总是一副凶猛甚至野蛮的表情。普利茨克奖评委团把他描述成“一个疯狂的60年代的产物,带着那份反叛的态度和炽热的渴望来改变他的实践,其成果现在只能在一些大尺度的工程上面看到”。梅恩和他的公司墨菲西斯近几年来设计的精力充沛的、钢铁颜色的建筑都表现为锐角、转角,并突出斜部件的特点,而且经常是被倾斜的或半折叠的金属屏幕覆盖。它们复杂的线性排列形式、给人印象深刻的立面,以及高科技的魅力,都由它们反面的疏远、敌对甚至是虚无阐释着。

    他对价值不是很感兴趣,而是更倾向于采用一种科学的态度去创造。他说,有一些东西是阶段性的,有关好的和邪恶的观点在我们生活的科学现实中和在自然界中一样,是毫不相关的。自然界没有同情心,自然界对我们是生存还是灭亡毫不关心。

    建筑涉及了世界,但是同时它又有某一特定的自主权。这个自主权不能用传统的逻辑来解释,因为工作中最有趣的部分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他们用工作特有的术语来运转,就像任何艺术一样。

关于自主艺术

    ……

    问:通常来说,你被描述成是一个坚强的、不妥协的建筑师,在过去的几年里也成功地得到了大尺度公共建筑工程。现在,你有什么变化?

    答:我发生了变化,我发现为了得到我所需要的东西,谈判商议比把拳头重重地敲在桌子上来维护我的作品的自主权更有意义。大尺度公共工程需要多数人达成共识,远离群众来促进自主艺术的想法太天真了。你可以拥有自主权,同时拥有与社会和政治的联系,所以我完全清楚,当我定义自主艺术的时候,会与自己的发展相反。这更多的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意味着保护工作中的私有部分——那是我最感兴趣的,也是现今我们文化中最危险的部分。尽管这个私有部分并不能被公共逻辑证实,你必须找到一种可以实现的逻辑来为作品辩护,现今每个建筑师都必须找到一条达成这个联系的方法。在这方面,库哈斯(Koolhaas)是一个天才,但是作品本身的逻辑和描述他们的文字到底有没有联系,这是经常被怀疑的。

过时的现代主义者

    关于未来的想法已经死了!现在我们知道世界正在以完全不可预知的方式变化着,一个人的行动就可以使未来完全不同,所以提出有关未来的想法是毫无意义的。作为一名建筑师,我需要一个关于世界的想象吗?当然!但是,这个想象不会超越明天。问我是不是乐观的、怀有希望的,我说是,而且是毫无疑问的,因为它在我的本性里。

取之不尽的潜能

    对我来说,我的作品的意义是流动的、不确定的。我的建筑不用文字二是用它们自身的广大来说话。你可能会说,当你走进去,你进入了一个可敬的空间,但是这和体验它完全不同。在建筑中,体验是第一位的,它对我们有最深的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