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绿

诗歌

 
 
 

日志

 
 

Home  

2010-04-08 15:50:39|  分类: 胶片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中文名家园
英文名Home
别名地球很美有赖你(港)/卢贝松之抢救地球(台)
资源格式1080P
版本CHD联盟
发行日期2009年
地区法国
语言英语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Home》的导演是著名法国摄影师、生态学家、环境保护者Yann Arthus-Bertrand (扬·阿尔蒂斯-贝特朗,有译作扬恩·亚瑟),Yann Arthus-Bertrand专门从事空中摄影已超过30年,极具声望。他的空中摄影作品集《Earth from Above(空中看地球)》被翻译成24种语言,销售量超过3百万册;同名的免费摄影展在全球110个城市展出,观众达1.2亿人次。而《Home》便是Yann Arthus-Bertrand 30年空中摄影和环保工作的一次动态精华荟萃。法国著名导演吕克·贝松 ( Luc Besson, 《这个杀手不太冷》、《第五元素》导演) 则担任《Home》的制片。

       整部影片拍摄时间跨度18个月,共计217天穿越54个国家120个拍摄点,使用装在直升机上,具有陀螺稳定器的Cineflex V14 TM - AXYS高清摄影机拍摄了733盘录相带,样片总长488小时。影片拍摄得到巴黎春天集团(Printemps Pinault Redoute)1000万欧元的资助以及许多著名品牌的赞助,包括YSL, Gucci, Boucheron, Ellos, SomeWhere, Stella McCartney, Avenue, Alexander McQueen, Bottega Veneta, Sergio Rossi, Puma等。

       让影片增色不少的电影配乐,是由法国著名作曲家Armand Amar创作,并由布达佩斯交响乐团和上海音乐学院打击乐团演绎。影片配乐融汇了蒙古、亚美尼亚、伊朗等国的吟唱和器乐,犹如冥想般舒缓又带着淡淡哀伤的音乐,以另一种方式,传达了对地球家园现状的不安及深切怜爱之情。

       我们居住的这个蓝色星球已经存在了45亿年,她孕育出来的万千物种长期一直相互依存。但只有20万年历史的人类,却快速掌控了这个星球并为所欲为,过度索取资源,打破了亿万年来的固有生态平衡。在《Home》里面,我们了解到: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食物需要,全球一半的谷物用于饲养提供肉类的牲口,生产1公斤牛肉就需要消耗1万3千升的水;为了生产纸浆而砍伐原始森林大量种植桉树,生物的多样性被人为破坏,快速生长的桉树,抽干了地下的水分,快速消耗地球的资源。

       过去50年,人类对地球的改变,比前面20万年还要多,令这个美丽的蓝星球千疮百孔:大河断流,资源枯竭;冰川冰冠快速减少,气温上升,气候反常;森林消失,物种灭绝......

  • 20%的世界人口消耗了80%的地球资源
  • 全球军费开支多于援助发展中国家经费的12倍
  • 每天有5千人死于受污染的食水,10亿人没有干净的饮用水
  • 10亿人在饱受饥饿
  • 全球超过50%销售的谷物用于喂食牲口与生化燃料上
  • 全球40%耕地质量下降
  • 每年有1300万公顷的林地给毁灭
  • 1/4的哺乳动物、1/8的鸟类、1/3的两栖动物濒临绝种,生物品种的死亡率快于自然速度1000倍
  • 75%的渔产品已耗尽或面临耗尽
  • 过去15年的平均温度是有纪录以来的最高
  • 冰冠的厚度40年来减少了40%
  • 到2050年,可能导致多达2亿的气候难民
    ......

       长此以往,电影《Wall-E》里面,整个地球变成垃圾场的命运将不再是科幻情节,也不再遥远,但人类有能力整体移居外星球的日子还遥遥无期,人类正在毁灭自己唯一的家园!

       人类早已是地球的统治者,但不能再充当肆意妄为、目光短浅的独裁者,而应该作为地球的管理者,用智慧的远见,与其他所有物种去共同分享、去挽救去持续保育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让我们欣慰的是,许多国家、许多人已经在行动:以取之不尽的太阳能、风能替代不可再生的石油、煤炭;重植林木,建立起更多的自然保护区;有节制可持续再生地伐木和捕鱼;减少使用、替代、再用、循环、回收,做一个负责任的消费者……

       正如《Home》影片最后所传达的信息:“现在已不再是悲观的时候,让我们立即联手,重要的不是我们失去了什么,而是我们剩下的还有什么。”是继续破坏直至毁灭还是行动起来拯救我们唯一的家园?答案就在你的一念之间!

—————————————————————

片源:

  720P: http://www.verycd.com/topics/2751632

1080P: http://www.verycd.com/topics/2751702

电影原声MP3:

            http://www.verycd.com/topics/2752490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制片人Luc Besson (吕克·贝松), 巴黎春天集团老板Francois-Henri Pinault, 导演Yann Arthus-Bertrand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油田(加利福尼亚,美国)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印度拉贾斯坦等候打井水的人群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新西兰Fiordland(峡湾)的原始森林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西伯利亚冻土地带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温室(西班牙 安大路西亚 Almeria附近)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深圳罗湖的摩天大楼(从左到右分别是“罗湖商业中心”、“新世纪广场”双塔、“鸿昌广场”)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沙漠中的小城棕榈泉市(加利福尼亚,美国)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沙漠中的骆驼商队(毛利塔尼亚,北非)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农妇在收割麦田(尼泊尔)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美国黄石公园大棱镜温泉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马里(西北非)尼日尔河Mopti港口边的船只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机械化麦田收割(科罗拉多,美国)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风力发电机(Tehachapi,加利福尼亚,美国)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非洲最大产油国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的贫民区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德国弗赖堡住宅屋顶用以提供电力的太阳能电池板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冰上摩托(Baffin岛,加拿大)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澳大利亚大堡礁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Yann Arthus-Bertrand在拍摄直升机上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Yann Arthus-Bertrand (扬·阿尔蒂斯-贝特朗)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Ushant航线上的运油轮船(法国)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Tungnaa河(冰岛Landmannalaugar)

Home - 水绿如蓝 -                 水绿如蓝

Iguazu瀑布(阿根廷、巴西边界)


该部分文字来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b320d40100fiwz.html

影片字幕

       请听我说。你跟我一样,是智人,一个有智慧的人。

       生命是宇宙的奇迹,出现于约四十亿年前,而我们人类只有二十万年历史,但是我们却破坏了地球生命赖以生存的平衡。请细听这个不寻常的故事–你的故事,然后决定你应该做什么。

       这是我们的起源的轨迹。最初,我们的星球不过是一个浑沌的火球,伴随它的恒星–太阳诞生而形成的一团粘聚的尘埃颗粒,就像宇宙里面许多类似的星云。然而生命的奇迹就在此诞生。

       今天,我们的生命是地球上无数生物形成的生命链中的一环。在近40亿年里,这些生物被彼此继承取代。即使到了今天,新的火山继续改变我们的景观,它们让我们目睹了盘古初开时地球的样子:熔石从深处涌出,开始凝固,裂开,冒着泡,或摊开形成薄的外壳…,然后再休眠一段时间。这些从地球内部吐出缭绕的烟圈,是地球原始大气层的见证。一个没有氧气的大气层,稠密的大气层,充满水蒸气和二氧化碳。一个熔炉,因为有水,地球有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未来。

       地球与太阳之间的距离适中,不太远,不太近,因此地球上的水能够处于液体状态。

       水蒸气凝结后形成滂沱大雨降落在地球上,河流出现了。河流改变了地球表面,刻削着河道,并冲刷出山谷。它们流向地球上最低洼的地方形成海洋。水溶解了岩石的矿物质,渐渐的,海洋中的淡水变成了咸水。水是生命必需的液体,它灌溉了这些广阔的不毛之地,水流就像人体的血管,树木的枝丫,是让大地苏醒的液体导管。

       40亿年后,地球上的某些地方还能找到这样的艺术创作。火山灰混合着来自冰岛冰川的水–就是它们,物质和水。水和物质,软硬组合,这对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是至关重要。金属矿物元素比地球还要古老,它们是星尘,它们让地球五彩斑斓──红色是铁,黑色是碳,蓝色是铜,黄色则是硫。

       我们来自什么哪里?生命火花从哪里迸发?一个时光奇迹:地球上的温泉仍然有原始的生命存活,它们赋予温泉颜色,它们叫做「古细菌」,依靠地球热能生存。除了蓝细菌,或是蓝绿藻以外,只有它们可以向太阳吸取其能量,它们是古今所有植种的最重要的祖先。这些微小的细菌及其数以亿计的后代,改变了地球的命运,是它们改造了地球的大气层。

       毒害大气层的碳去了哪里?它还存在,只是被「囚禁」在地壳。想要了解地球历史的这一篇章,科罗拉多大峡谷的峭壁是最好的选择,它们展现了地球近20亿年的历史。大峡谷曾经是一个聚居着微生物的海洋,它们汲取从大气层溶解到海洋里的碳,并长出外壳。它们死后,外壳沉到海床堆栈起来,这些地层就是它们无数的外壳构成的。因为有了它们,碳从大气层中排出,其它生物才能得以发展。

       生命改变了大气层,植物靠太阳能存活。这能量使植物分离水分子,并释放出氧气,空气因而充满氧气。地球的水不断更新循环,瀑布、水蒸气、云、雨、泉、河流、海洋、冰川,这个循环从未间断。地球的水量恒久不变,历来生物都喝同样的水。水是令人惊叹的物质,是最不稳定的一种。它可以是液态的流水、气态的蒸汽或固态的冰。在西伯利亚,冬季结冰的湖面,蕴含着水在结冰时展现的力量,冰比水轻因而浮于水面,不会沉到湖底。它形成御寒的保护罩,冰下的生命可以延续。

       生命的引擎连锁结合,一切都连结起来,没有东西是自给自足的。水和空气不可分割,为了地球上的生命而结合。于是,形成于海洋上的云给陆地带来降雨,河流再将水带回海洋。

       分享就是一切。从云层窥望的大片绿色是空气中的氧气,七成氧气来自海藻,这些海藻给海洋表面染上了颜色。地球要依赖万物各司其职,互相依存的生态平衡,一种敏感而脆弱的和谐,极易破碎。于是海藻和贝壳的结合形成了珊瑚,澳大利亚沿海的大堡礁绵延三十五万平方公里,哺育着一千五百种鱼类,四千种软件动物,和四百种珊瑚。每个海洋的生态平衡都依靠这些珊瑚。

       地球计算时间以十亿年计,它花了四十多亿年创造了树木。在物种的链条中,树木是至高无上的,是完美的活雕塑。它们蔑视地心吸力,它们是唯一永恒地朝向天空的自然元素,它们的枝叶不疾不徐地向着太阳生长。它们从微小的古细菌继承了吸收光线能量的能力,它们储存并利用此能量,并使其变成木材和树叶,然后又分解成水、矿物、植物和生命物质的混合体。就这样,生命不可或缺的土壤逐渐形成。土壤是生物多样性的工厂,它们是不断活动的世界,微生物觅食,挖掘,透气,蜕变。它们制造腐植土,在这肥沃的土层上所有陆上生命互相紧扣。

       地球上的生命,我们知道什么?我们认识多少品种?十分之一?还是百分之一?对于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我们知道什么?地球是个奇迹!生命仍是个谜!动物的家族得以形成,至今仍存的习惯和仪式使它们凝聚。有些适应了环境,有些是环境适应它们,双方都受益。动物得到食物,而树木能够开花结果。

       在地球上生命的伟大的历险中,每种生物各司其职,各有其位,没有多余或有害,它们互相平衡。然后你们──这些聪明的人类,进入剧情。你们得益于地球四十亿年的遗产。你们只有二十万年历史,但你们已经改变了世界的面貌。尽管你们脆弱,但你们占据了所有的栖息地,征服了所有土地。任何生物都未曾做过。

       经过十八万年的游牧岁月,气候变得温和,人类开始定居下来,他们不再依靠打猎为生,他们定居于充满渔猎和野生植物的潮湿环境。这里,土地、水和生命结合。人类的天赋让他们发明了独木舟,用于开拓新的视野。人类变成了航海家。即使今天,大部分人类,都居住在大陆的海岸线,或是河边和湖畔。最初的城镇出现在6000多年前,这是人类历史的一大步。为什么呢?因为这能使人类更容易的保护自己,他们变成了社会人,在一起分享他们的知识和手艺,融合他们的共通点和差异性。简言之,他们文明化了,但他们可用的能量只是双臂和大自然赋予的东西。

       这是人类数千年来的故事,也是现今四分之一人类──即十五亿人的故事,比富裕国家人口的总和还多。他们只从地球获取必须的用品,平衡对等。很长一段时间,经济看起来是自然公正的联盟。但人类寿命短暂,艰苦劳动大行其道,大自然的不可预知加重日常负担。教育是罕有特权,子女是家庭唯一资产。每双手对家庭的生存都要作出

贡献。

       地球为我们提供食物和衣物以及日常所需,一切来自地球。

       城镇改变人类本质和命运。农夫变成了工匠、商人和小贩。农夫收获,城镇居民购买,或是物物交换。商品交易伴随思想交流。人类的天份在于经常洞悉自已的弱点,他们很想扩张领土,但明白自身局限。大自然不曾赋予他们的能量和气力,他们在动物身上找到,并驯养它们为己服务。空着肚子怎去征服世界?农业的发明,彻底改变了到处觅食的野兽本质,成为真正的人。农业改写了人类历史。农业是人类的第一场伟大革命。八千至一万年前开始,农业改变了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它终结了人类不稳定的狩猎和采集时代,第一次有了盈余。这催生了城市和文明。

       为了农业生产,人类利用动物或植物的能量,并从中受益。数千年艰苦觅食的记忆逐渐淡忘,他们研究改良,让谷类适应不同的土壤和气候。他们学会增加农作物的收成和种类。像地球上所有动物,人类每天的首要任务,是喂饱自已和家人。当土瘠水稀的时候,人类要为一点干燥土地,而拚命劳作,人类以极大的耐性和专注去模塑土地,近乎祭神仪式般不停地重复。农业仍然是世界上最普遍的职业。一半人类仍在耕种土地,超过四分之三仍是手工操作。农业像传统般一代接一代,有血有汗地薪火相传。因为它是人类生存的先决条件。

       人类依赖人力日久,开始发掘地球深处的能量。这些火焰也来自植物。一束阳光─纯粹的能量─太阳能,于一亿年前被数以百万计的树木俘虏了超过数百万年,那是煤,是天然气。最重要的是石油。这束阳光把人类从辛劳的耕种解放出来,石油让人类解除了时间的束缚,石油使一部分人得以享受从未有过的舒适。

       五十年,仅仅一代人的时间,地球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是前所未见的。越来越快!过去六十年,人类人口倍增,超过二十亿人移居城市。越来越快!深圳四十年前只是偏僻渔村,现在拥有数以百计的摩天大楼和数百万人口。越来越快!二十年来,上海建了三千座高楼大厦,另有数百座正在建设中。今天,地球上七十亿人口有一半住在城市。纽约,世界上第一个超级城市,是人类无止境地剥削地球资源的象征──数百万移民的人力资源、煤的能量、及无限制的石油能量。电的出现发明了电梯,而使摩天大厦成为可能。纽约在全球经济排名中位列16。

       美国最先发现和开发利用珍贵而具革命性的能量「黑金」,借助它,农夫变成了农业企业家。机器取代人力,一升石油等于一百双手在24小时产生的能量。但在全球只有3%的农民使用拖拉机。尽管如此,他们的粮食产出还是支配着地球。美国只剩下三百万农民,他们出产的谷物可以养活二十亿人口,但大部分谷物并非用作食粮。就像其它工业国,谷物用来喂牲口或作生化燃料。这束阳光的能量赶走了会让土地干旱的幽灵,所有泉水都用于农业,它占人类水消耗量的70%。大自然的一切都互相连系。耕地的拓张和单一品种的种植,增加了害虫的肆虐。石油化工革命带来的杀虫剂把它们杀光,农作歉收和饥荒成为遥远回忆。眼前最头痛的是如何处理现代农业带来的残留。有毒的杀虫剂渗进空气、泥土、动植物、河流和海洋,它们入侵一切生命赖以生存的细胞核心。它们对免于饥饿的人类有害吗?这些穿着黄色保护衣物的农夫,可能有更好的主意。

       新兴农业免除了对土壤和季节的依赖,肥料让小片土地产出前所未见的丰富收成。适应了土地和气候的谷物,被产量高和易于运输的品种所取代。于是在上一世纪,农民在过去数千年培育的四分之三的品种绝种。极目所见,下施肥料,上覆塑料。西班牙的艾美利亚温室,是欧洲的菜园。大批形状整齐的蔬菜,每天等候数以百计的卡车,

把它们运送到欧洲大陆的超级市场。

       国家越发展,国民对肉类的需求就越大,不依靠集中饲养式牛场,如何满足全球日益增加的需求?越来越快!像是家畜一生都不会见到牧场,比动物正常成长更快速的肉类生产成为日常程序。被数百万牛践踏的辽阔饲场,寸草不生。一队队卡车从全国各地运来数以吨计的谷物–黄豆和丰富蛋白质的饲料,最终变成一吨吨的肉。结果是生产一公斤马铃薯,要一百公升水;一公斤米要四千公升水;而一公斤牛肉要一万三千公升水,还不包括在生产和运输过程中被耗掉的石油。我们的农业成了石油推动型,它能养活地球上双倍的人口。但多元性被标准化取代,它让我们享受到梦中才有的舒适,但却使我们的生活方式完全依赖石油。

       这是新的时间观念。我们的时钟随着那永不言倦的阳光机器的节奏,一起摆动。它们的规律性让我们安心,极小的间断都会引发混乱。整个地球都注意到了我们──寄托希望和幻想的节拍器。同样的希望和幻想随着我们的需求,以及越来越难满足的欲望和浪费而增加。我们知道廉价石油时代即将终结,但我们拒绝相信。

       对大多数人来说,美国梦体现在一个传奇的名字上:洛杉矶,在这个方圆一百公里的城市,汽车的数量几乎与人口相等。这里,晚上是能源卖力表演的时段,白天不过是夜晚的苍白反映。晚上的城市变成闪烁星空。

       越来越快!距离不再以英哩度量而是多少分钟车程,汽车重塑郊区面貌,每个房子都好像城堡般,跟令人窒息的市中心保持安全距离,一排排整齐的房子在死胡同四周拥挤陈列着。少数发达国家的模式,通过遍及全球的电视节目,已变成了普遍梦想。即使在北京,这些模仿、抄袭和复制,千篇一律的房子已把古塔从地图上抹去了,汽车成为舒适和进步的象征。如果每个社会都跟随这个模式,今天地球不会只有九亿辆汽车,而是五十亿。

       越来越快!世界越发展,对能源的渴求就更高。到处都是挖钻矿物的机器,把盘古初开时埋在地下的星星挖出来。矿物,未来二十年人类从地球开采的矿物,比人类历史上的总数都要多。由于垄断,80%开采所得财富,只由20%的人口分享。到本世纪末,由于过度开采,人类将会耗尽地球上的大部分资源。

       越来越快!造船厂大量制造油轮、货柜船、煤气运输船,以应付世界性工业生产的需求。大部分消费品要千里迢迢地从产地运到消费地。自1950年至今,国际贸易总量增加了二十倍,90%的贸易在海上进行,每年多达五亿的货柜被运往主要消费地,例如杜拜。

       杜拜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工地之一,一个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国家,例如在大海中建造人工岛。杜拜缺乏自然资源,但依靠石油赚的钱,可以输入数百万吨的原料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口;可以建造大厦丛林,一个比一个高,甚至在沙漠中建筑滑雪道。杜拜没有农田,但可以进口食物;杜拜没有水源,但可以花费大量能源淡化海水,并修建世界上最高的摩天大楼。杜拜阳光充沛,但没有太阳能电池板。城市的需求永无止境。在这里最不着边的梦想也能变成现实。

       杜拜是西方模式的巅峰,它那800米高的图腾式建筑,一直让世界惊奇。过分吗?也许吧!杜拜似乎已作出选择,它恰似全球财富的象征。没有任何事物比杜拜更远离大自然,但没有任何事物比杜拜更依赖大自然。这城市只不过跟随富裕国家的模式。我们还不明白我们正在耗尽自然资源。

       对海洋世界我们了解什么?它覆盖了地球四分之三的面积,海洋深度仍是个秘密。海洋中存在的数千物种,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谜。自1950年起,渔业捕获量增加了5倍,由每年一千八百万吨增至一亿吨,数以千计的加工渔船淘空海洋,四分之三的渔场已枯竭、废弃或是濒临废弃。大型鱼类已所剩无几,因为没有时间繁殖。我们把上苍赋予的生命循环摧毁了。在海岸线上,到处都是资源耗尽的迹象。

       第一幕:海洋哺乳动物的栖息地越来越小。海洋沿岸的城市化和污染,已让它们变得异常脆弱。现在,它们又要面对一个新的威胁:饥荒,它们完全竞争不过工业化的捕鱼船队,无法获得足够的食物哺育后代。

       第二幕:海鸟为了觅食而越飞越远。按照现在的速度,所有的鱼类资源都将面临枯竭的危险。在达喀尔,传统的网具捕鱼在很久以前就很发达。但在今天,鱼类正在减少。五分之一的人以鱼为主食,我们能想象难以置信的未来吗?废弃的渔船,无鱼的海洋?我们忘记了资源是珍贵的。

       五亿人口住在沙漠地带,比欧洲人口还要多,他们懂得水的价值,他们也爱惜涓滴。在这里,他们依赖水井中的原生地层水,它是由二万五千年前降于沙漠的雨水聚集而成。原生地层水使谷物得以在沙漠生长,为当地人口提供食粮。圆形的农田由围绕中心的管道进行灌溉,但代价沉重──原生地层水不可再生。在沙特阿拉伯沙漠作现代耕种的梦已褪。这像一张羊皮纸地图,光点显示了被放弃的计划,灌溉设备仍在,抽水的动力仍在,但原生地层水已严重枯竭。

       以色列把沙漠变成耕地,尽管温室使用滴灌方法,出口的增长还是使耗水量持续增加。奔流的约旦河已成为涓滴细流,其河水伴随着一箱箱蔬菜水果飞往世界各大超市。约旦河的命运并非特例。地球上每十条大河,就有一条每年有数月无法流到大海。死海的名字来自它极高的盐度,没有生命可以生存,缺少了约旦河水,死海的海平面每年减少一米多,盐度一直在增加,高温蒸发了海水,造成了这些漂亮的盐岛,美丽却不毛。

       在印度的拉贾斯坦邦,乌代布尔创造了一个水的奇迹。城市因这些大坝和水渠系统构成的人工湖而存在,对它的建设者来说,水是如此珍贵,值得为它建一座宫殿。下一世纪,印度可能是最受缺水问题困扰的国家。大规模灌溉养活日益增加的人口,过去五十年他们挖了二千一百万口井。然而,战胜饥荒也带来了负面影响。为了找到水源,水井越钻越深。在印度西部,30%的水井已被遗弃,地下含水层开始干涸。巨大的蓄水池可以收集雨水,补充含水层。在干旱季节,当地村中妇女以双手挖掘水库。

       远在数千公里之外,每人每天用水达一千公升。拉斯韦加斯建在沙漠中,有数百万居民,每月有成千上万游客。拉斯韦加斯居民是世界上用水最多的人口。棕榈泉是另一座沙漠城市,布满热带植物和葱绿的高尔夫球场。这幻影还可以繁荣多久?地球已无法跟上!为这些城市提供水源的科罗拉多河,是那些无法出海的众多河流之一。更令人担忧的是,它的源流正在逐渐减小,流域中的蓄水湖泊水位也骤降,鲍威尔湖用了17年才达到高水位,现在水位已经降了一半。2025年前,水荒问题会影响二十亿人。

       不过地球上一些未破坏的地区,仍然水量充沛──湿地。这些湿地对地球上的生命来说至关重要,它们占了地球表面积6%。沼泽是调节水流的海绵,雨季时吸水,旱季时放水。水从高山上流下,携带着流过区域的种子。这个过程造就了独特的风景。那里的物种多样性无比丰富,在恬静的水面下有一个真正的工厂,这种极端的丰富与多样性的结合,过滤水份并消除所有污染。沼泽是水的再生和净化必不可少的环境。这些湿地总会被认为不适合人类居住,为了开发更多土地,往往把沼泽变成牧场、耕地或用于建屋。在上一世纪,地球一半沼泽被消灭,我们竟不知它的富饶和所担当的角色。

       所有生物都互相连系:水,空气,土,树木。世界的魔法就在我们眼前!树木呼吸地下水以薄雾形态送到大气中,它们形成遮篷缓和大雨的冲击,并保护泥土免于流失。

       森林为生命提供潮湿环境,也是雨水的来源。树林储蓄碳,它们含碳的份量比大气都多,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气候平衡的基石。树木提供地球四分之三生物品种的栖息地。每年我们都能发现一些未知的物种:昆虫、鸟类和哺乳动物。森林可以提供医治我们的药物,我们的身体可辨认这些植物分泌的物体。我们的细胞说同一语言,我们是同一家族。

       红树林是海岸边的森林,像珊瑚礁一样,它们是海洋的托儿所。它们的根系缠绕着,构成了鱼儿的庇护所,并哺育软件动物。红树林保护海岸免于飓风、潮汐及海水的侵蚀,所有人类都要依赖它们。然而,近半个世纪它们已经减少了。这种灾难的原因之一,就是在营养丰富的红树林水域建立了这些养虾场,充氧机替代了红树林,向这些含有抗生素的池中充气,防止虾子窒息。

       自1960年代始,森林砍伐越来越快。每年,有1300万公顷的热带森林–面积等于伊利诺斯州–消失在烟雾中或是成为木材。亚马逊是世上最大的热带雨林,其面积已缩小20%。森林让路给牛场和大豆田,95%的大豆用来喂饲欧亚两洲的禽畜。就这样,森林变成了肉食。当它们焚烧时,森林及它们的土壤释放出大量的碳,占全球释放的温室气体的20%。森林砍伐是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之一。

       成千的物种永远消失了。因为这样,一个长长的生物进化链断开了,它们的生命物质信息,也永远失落了。二十年前,全球第四大岛屿婆罗洲布满了原始森林。以目前森林砍伐的速度,十年内它将完全消失。生物把水、土、空气、阳光结合。婆罗洲曾是全球最大生物品种的摇篮,如今这个链条断裂了。在婆罗洲生产全世界销量最高的棕榈油,引发这场大灾难。棕榈油不仅满足我们增长中的食品需求,还可用于生产化妆品、清洁剂和替代燃料。森林的多样性被单一品种的棕榈取代。棕榈树栽培容易,产量高而且生长快,这为本地人提供工作岗位。这是一种农业产业。

       另一大量森林砍伐的例子是桉树,它用于制作木浆,种植场越来越多,因过去五十年纸张的需求增长了五倍。单一树种在全球广泛种植,但单一树种不是森林,从定义看,差别不大,但一个森林不能取代另一个。在这些桉树下,寸草不生,因其掉下来的树叶覆盖地面使其它植物不能生长。它们生长快速,但耗水也多。

       森林砍伐是舍本逐末,但在其它地方森林砍伐是生存的最后手段。超过二十亿人,即世界三分一人口仍依赖炭。海地,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炭是最主要的消耗品之一,曾经是「加勒比海明珠」,如今却要依赖外国援助才能养活人民。海地山坡上的树林只剩下2%,裸露的土壤无法吸收雨水,没有植物和根茎的加固,土壤被雨冲走,雨水把它们从山坡上冲进大海。雨水侵蚀令土壤贫瘠,不宜耕种。在马达加斯加雨水侵蚀景像非常壮观,山坡布满数百米宽的深坑,土壤由生命物质构成,薄而脆弱,经过数千年形成的一层腐植土因雨水侵蚀而消失。

       复活节岛的故事,和岛上居民的遭遇,或许值得我们反思。复活节岛是世上最偏僻的岛屿,岛上居民把资源开发殆尽,他们的文明已不存在。这里曾矗立世上最高的棕榈树,如今荡然无存!当地人把树变木材,导致大量水土流失,当地人无法再出海捕鱼,因为已无树木用来做独木舟。但复活岛人曾建立太平洋最耀眼的文明,富有创造力的农夫,雕塑家和杰出的航海家,如今却在人口过剩、资源减少的夹缝中挣扎,结果酿成社会动荡,叛乱和饥荒,巨变中很少人幸存。复活节岛的真正迷团不是岛上奇异的雕像,而是当地人为何不及时作出反应?这只是众多说法中的一个,但今天对我们来说有特殊意义。

       自1950以来,世界人口增长了接近一倍,但从1950起,我们对自已的岛屿─地球─所作的根本改变比过去二十万年都要多。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石油出口国,但70%的人口却生活于贫困线以下。那里不缺财富,但人民无法触及,世界各地也有同样情况,世上一半穷人住在资源丰富的国家。我们的发展模式并未实现当初的承诺,五十年来,贫富悬殊从未如此严重。今天,全球一半财富掌握在占人口比例2%的富豪手上,这种不对称还能维持吗?这是人口迁徙的原因,其规模我们尚未知晓。

       拉哥斯的人口在1960年只有七十万,到2025年将增至一千六百万。拉哥斯是成长最快的特大城市之一,新人口中多数是因经济或人口问题,或资源减少,而背井离乡的农民。这是完全新型的城市增长模式,移民不为致富,只求生存。每周全球共有一百多万人涌入各大城市,目前每六人有一人住在不安全、不健康或人口密集的环境,缺乏日常生活用品,比如水、卫生设施和电力。饥荒再次蔓延,影响将近十亿人口。地球上到处都是拾荒为生的人,但我们却继续挖钻并非生活必需的资源。我们觊觎更远的、未被破坏,但更难开发的地区。我们没有改变固有模式。

       石油可能耗尽?我们仍可从加拿大的含油沙中提炼。世上最大的卡车运来数千吨沙,加热沙子和从中分离沥青的过程,需要数百万立方米的水和大量的能量。此举带来灾难性的污染。最迫切的显然是尽量利用太阳能。我们的油轮越来越大,我们对能源的需求不断增加,我们的需求像无底的炉子,需要越来越多的燃料。说来说去仍是碳,数十年中令大气层变成火炉。数百万年来大自然捕获生命赖以生存的碳,将被大量释出。

       大气层变热了!数年前在这(北极圈)找到一艘船是不可思议的。运输,工业,森林砍伐,农业,这些活动释放巨量的二氧化碳。不知不觉中那些分子,破坏了地球的气候平衡。全部目光都集中于南北两极,这里地球暖化的影响最明显。一切来得太快!

       经由北极连接美欧亚的西北航道打开了,北极的冰冠开始融化。在全球变暖的影响下,四十年来冰冠的厚度减少了40%,它在夏天的表面积逐年下降,可能2030年会全部消失,有些则预言2015年。很快这些水就会在夏天的几个月里脱离冰川。本来被大冰原反射的阳光,现在直照深海并加热海水,这加速了暖化过程。

       冰雪包含地球的记录,数十万年来,二氧化碳的浓度从未这样高,人类从未生活在这种大气下。资源的过度开发正威胁所有品种的生存,气候变化使危机加深,到2050年,地球上四分之一物种面临绝种的危险。在南北两极,大自然的平衡已瓦解。格陵兰岛的沿海,冰山越来越多。在北极圈,三十年来,冰冠面积减少了30%。但当格陵兰岛迅速变暖,一整个大陆的淡水注入海中咸水,格陵兰岛的冰储存地球上20%的淡水如果溶化了,海平面会升高七米。但这里没有工业,格陵兰岛的大冰原受地球其它地方排放的温室气体所影响,我们的生态系统并无疆界,无论在那里,我们的行为在全球各地引起回响。  

       地球的大气层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是我们共享的资产。在格陵兰岛表面,湖泊开始形成,冰冠融化的速度,连最悲观的科学家十年前也预计不到。越来越多源自冰川的河流汇集,并在表层下穿过。人们以为河水会在冰的深处结冰,但恰恰相反,它在冰下流过,把冰原带进海洋,并碎裂成冰山。当格陵兰的冰原淡水慢慢渗入海洋的咸水,地球各处低洼地区将受到威胁,海平面正在上升,单是上世纪因海水暖化膨胀,海水升高了二十毫米。一切变得不稳定,例如,珊瑚礁对海水温度的轻微变化非常敏感,三成已消失,它们是生物链中重要一环。

       大气层中主要的季风已改变方向。雨水循环被改变,气候地理也被更改。住在像马尔地夫这样低洼岛屿的居民,首当其冲,他们越来越感到忧虑,有些开始寻找新的更适宜居住的土地。如果海水上升越来越快,像东京这样人口最多的大城市会怎样做?每一年,科学家的预测越来越令人担忧。全球70%的人口住在沿海平原,十五个最大城市,有十一个位于海岸线或河口。如果海水上升,咸水会侵入地下水,令居民失去饮用水。人口迁徙已无可避免,唯一不能肯定的只是其规模。

       在非洲,吉力马扎罗山已面目全非,它的80%冰川已经消失,在夏天,江河已断流,当地人受缺水影响。即使在喜马拉雅山的世界最高峰,终年积雪和冰川也在减少。这些冰川在水循环中扮演重要角色,它们冷凝雨季的水变成冰,夏天冰雪溶化时再变回水。

       喜马拉雅山冰川是亚洲所有大河的源头,包括印度河、恒河、湄公河、长江,二十亿人依赖其河水作饮用和灌溉,比如孟加拉国国人,位于恒河和雅鲁藏布江三角洲,孟加拉国直接受到喜马拉雅山的变化和海面上升的影响,它是地球上人口最多又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已经因全球变暖遭受打击,越来越严重的河水泛滥和飓风的蹂躏,将使其土地消失三分之一,当人们遭受这些灾难,最终只能迁移,富裕国家也不能幸免,全世界都出现旱灾。

       在澳大利亚,已有一半农田受影响。我们正在向哺育我们一万二千多年的气候平衡作出妥协。越来越多的森林大火侵害主要城市,反过来,它们加剧全球变暖。树木燃烧时释出二氧化碳,调节我们气候的机制已被严重扰乱,它所依赖的环境已被破坏。在这壮丽风景背后,气候改变的时钟正在嘀嗒响。

       在西伯利亚等严寒地区,因气候寒冷大地常年被冰冻,称为永久冻土带,在它的地表下的是一颗气候定时炸弹:甲烷,它比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强二十倍。如果永久冻土融化,释出的甲烷会使温室效应加剧而无法控制,产生无法预料的后果。我们也许会处于未知地带,人类只有十年时间逆转暖化趋势,以免人类闯入这未知地带,并展开从未试过的生活滋味。

       我们炮制了自已都无法控制的现象,从我们起源开始,水,空气和生命形态都密切相连,但近年来,这些连结已经遭到破坏。让我们面对事实,我们要信自已的知识,我们刚才看到的一切是人类行为的反映。我们按自已的想象改变了地球,我们只有很少时间去作出改变。

       这个世纪怎能肩负九十亿人的重担?如果我们拒绝为自已的所作所为负责──20%的世界人口消耗了80%的资源。全球每年的军费开支超过,发展中国家援助费用的12倍,每天有5000人死于饮用水污染,10亿人喝不到安全的饮用水,接近10亿人面临饥荒,全球粮食贸易量的50%,用于饲养或制造生物燃料,40%可耕农田遭到长期破坏。每年有1300万公顷森林消失:四分之一的哺乳动物,八分之一的鸟类,和三分之一的两栖动物面临灭绝。物种死亡的速度,超过其自然繁殖速度的1000倍。四分之三的渔场已枯竭、废弃或处于减产的危险。

       过去15年的平均气温是有记录以来最高的,冰盖厚度比40年前减少了40%,到2050年会有2亿人沦为气候难民。我们的行为代价昂贵,其它没有积极参与的也会付出代价。我见过在沙漠上绵延的难民营,大得像个城市。明天会有多少男女老幼,又将流离失所?

       我们一定要筑墙,来破坏人类团结、分隔人种,维护某些人的幸福而不管其它人死活?要悲观已经太迟!我知道一个人就可以推倒所有的墙。要悲观已经太迟!全世界,每五个小孩有四个在上学,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受到教育,每个人无论贫富都能作出贡献。莱索托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他们投放在国民教育经费上比例最高。卡塔尔是全球最富的国家之一,他们引进最优秀的大学,文化,教育,研究,革新是无穷无尽的资源。

       面对悲惨和痛苦,数百万非政府组织证明人与人之间的团结,比各国的自私自利更强大。在孟加拉国国,有人异想天开,想开银行只给穷人贷款,三十年间,全球有一亿五千万人的生活得到改善。南极洲有丰富自然资源,它们不属于任何国家,其自然储备只作为和平和科学用途。一份49国签署的协议,使其成为人类共享的宝库。

       要悲观已经太迟!多国政府为保护地球上2%的水源,已行动起来,虽然不多,但已是十年前的两倍。首批自然公园成立于一个世纪前,占大陆面积的13%,它们创造了人类可以保护物种、土壤和景观的空间。人类和大自然的和谐成为定律,而不再是例外。在美国,纽约市已明白大自然的用心良苦,这些森林和湖泊为城市提供饮用水。在南朝鲜,森林遭到战争破坏;归功于全国性的造林计划,全国森林覆盖率再次达到65%,75%的纸张能够循环利用。哥斯达黎加在军费开支和土地保护之间作出了选择,

       这个国家已经没有军队,它宁愿把资源投放到教育,生态旅游和保护原始森林方面。

       加蓬是全球最大的木材生产国,它强制执行选择性砍伐,每公顷只能砍一棵树,它的森林是国家最重要的经济来源,但它们现在有足够时间再生。现在已有保证可持续的森林管理计划,但必须强制执行。

       无论消费者或生产者,都必须争取公平,贸易公平买卖双方才能都获益,那样人人才能成功,生活舒适。一些人以双手作为工具,另一些人有农用机械和国家补贴,试问何来公正和平等?让我们做负责任的消费者。想想我们买什么?

       要悲观已经太迟!我见到过人力所及的农业,如果制肉商不拿走人的口粮,农产品可以养活所有人类。我见到过有些渔民很小心捕鱼,并关心海洋宝藏。我见到过能自已产生能量的房子,五千人住在地球上首个生态友好区,它位于德国弗赖堡。许多城市成为合作伙伴,孟买将是第一千个。

       纽西兰、冰岛、奥地利、瑞典等国政府,决定把再生能源发展作为最优先项目。我知道地球上80%的能源来自化石能源,仅在中国,每星期就建成两座火力发电厂;但我在丹麦也见过一个火力发电厂的原型,它把释放的碳送到地底而不是送到天空。这是未来的解决方案吗?暂时还没人知道。我在冰岛见到过利用地热资源的发电厂。我见到过躺在海中的「海鳗」利用海浪的能量来发电。我在丹麦海岸见过风力发电站,它可以生产该国20%的电力。美国,中国,印度,德国和西班牙,是再生能源的最大投资者,他们已经提供了二百五十万工作岗位。

       地球上那里没有风?我见过太阳下烤炙的广阔沙漠,地球上的一切都互相关连,而地球又跟它的能量源头──太阳有关系。人类可否像植物一样捕捉太阳的能量?每小时,太阳投向地球的能量相当于全人类一年的消耗。只要地球存在,太阳的能量就会取之不尽。我们要做的是停钻地球,把目光移到天空。我们要学会运用太阳。这些实验只是例子,但表明了新的认知。它们以节制、智慧、分享为本,为新的人类冒险奠下基石。

       是该团结一心的时候了!重要的不是消失了什么,而是我们现在拥有的。我们仍然拥有半个世界的树林、数以千计的河流、湖泊和冰川,及成千上万的物种。我们知道有什么解决方法。

       我们都有力量去改变世界!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