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绿

诗歌

 
 
 

日志

 
 

(专业)再次思考《外建史》  

2009-06-29 13:53:40|  分类: 大学那几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习外建史过程中……对一些段落再次进行思考,发现又有新的收获,摘录于此,算温故而知新了。


       以下文字摘自《外国建筑史(19世纪末叶以前)》(陈志华 著)(第三版):


形式和风格 材料和结构方式

       建筑物的形式和风格总是要适应构成它的材料和结构方式的。但一种形式和风格在长期实践中定型、成熟之后,为人们所习惯,就具有惰性。当人们改用全然不同的材料或结构方式建造房屋时,还不熟悉新的可能性,起初总要借鉴甚至模仿习见的旧形式。这就在旧的形式和风格同新的材料和结构技术之间产生了矛盾。但这个矛盾是变化着的,只要新的材料和技术确乎是先进的,或者是合乎当时社会需要的,它就必定要逐渐抛弃旧的形式和风格,获得相应的新的形式和风格。这个过程在建筑发展史中一次又一次地出现。有时候,社会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促进这个过程,有时候延缓它,但这个过程是客观必然的

       当然,建筑的形式和风格总是要反映人们的审美习惯的,纪念性建筑物则还有一定的艺术任务。但是,人们的审美习惯不是凭空而来的,它是时代文化思潮的一部分,关于建筑审美习惯又是在利用一定的材料和结构方法的条件下,经长期的建筑实践而形成的。建筑的实践,本质上是物质生产过程,它离不开物质生产的基本原则,要经济,要合理,要适用,要便于施工。因此,关于建筑的审美习惯,在长期的形成过程中,已经渗透了对建筑的理性判断,而不仅仅是形象判断。脱离理性判断的形象判断是初步的、低级状态的,它不可能形成稳定的社会审美习惯。因此,当建筑的物质技术基础发生真正原则性的变化时,从事设计的人的任务,不是使新的物质技术条件去适合旧的审美习惯,而是勇于创新,在实践中目标明确地探索能够经济地、合理地充分发挥新材料、新结构潜力的新形式和新风格。有志者总是时时会感到抱残守阙的保守势力的阻碍,但是,登高望远,纵览历史的长河,则青山遮不断,毕竟东流去,前进、革新是人类发展的健康方向

       纪念性建筑有它的艺术任务,但把这任务交给木质构架,交给石质梁柱,交给券拱结构,它们就会以不同的形式和风格完成这个任务。艺术的主题,它的思想内容,会对风格提出要求,但它们本身不是风格,风格包含在表现它们的方式之中,而这方式,却不能不在很大程度上受物质技术手段的制约。

       但是,每一种材料和结构方式,在造型上都有很大的潜力,很广阔的天地。在同样经济地、合理地使用一种材料和结构方式的情况下,可以创造出多种多样的形式和风格,决不可能用一种模式去限制它。因此,文化思潮、艺术任务、历史传统、地理环境、个人修养等等,就能对建筑物的形式和风格起重大的作用。建筑风格就这样被许多因素综合地决定。

       因为历史上材料和结构方式重大的原则变化并不多,而文化思潮、艺术任务却经常不断地变化着,相应的建筑风格兴替交迭,缤纷夺目,于是,造成了一种假象,仿佛建筑风格与它的物质技术基础没有关系,仅仅是由人们的意志或者意识形态决定的。

       由于每种材料和结构方式在造型上有相当灵活的适应性,所以,凡几种材料和结构方式同时流行,虽然它们的相应的建筑风格各有不同,却又能互相协调,并且汇合到更加广阔的时代风格里去。不过,每个时代必有同某种材料和结构方式相适应的建筑风格站主导的地位,成为时代风格的主要代表


   装饰

       在建筑物上施加装饰,或者是淳朴地为了美化生活,或者有主题思想需要表现。能表达人民对生活的爱或者满足一定的艺术要求的装饰手法是很多的,但人们并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它们,尤其不能任意使一种手法长久流行,成为传统。一种装饰手法,只有当它适合于建筑物的和它本身的物质技术条件时才会有生命力,否则必然会在实践过程中被淘汰。历史上凡是纯正的建筑风格,它的装饰因素往往能同结构因素和构造因素结合,甚至为它们所必需,如两河下游的饰面技术。


结构逻辑

       结构逻辑是反映在建筑物形象中的结构的脉络。包括整体的,也包括各个构件。它并不完全是真实的,但一定应该是合理的。它要求建筑物构件和它们的相互关系在外观形式上符合结构的原则,反映它们在荷载传导体系中的作用。结构逻辑保证建筑物形象的易明性和条理性,保证它的理性。它是关于建筑艺术的形象判断和理性判断的结合点之一。


古希腊

       “……在艺术本身的领域内,某些有重大意义的艺术形式只有在艺术发展的不发达阶段上才是可能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二卷,113页)这句话适用于希腊建筑。


风格的成熟

       一个成熟的风格,总要具备三点:第一,独特性,就是它有易于辨识的鲜明的特色,与众不同;第二,一贯性,就是它的特色贯穿它的整体和局部,直至细枝末节,很少芜杂的、格格不入的部分;第三,稳定性,就是它的特色不只是表现在几个建筑物上,而是表现在一个时期内的一批建筑物上,尽管它们的类型和形制不同。


发展

       一切在历史中产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中消灭,变化是永恒的,只要这种变化在主流上是进步的,就要欢迎,不能因为一些次要方面的衰退而依恋过去。


集中式高耸构图

       集中式向上发展的多层构图,是纪念性建筑物的很有效果的构图。它容易造成一种卓然逸群的气概,冲天干霄,引起人的景仰崇敬。世界各地的纪念性建筑物都常用这种构图。这种构图并不是先验地产生的,它是对现实世界的概括。全世界几乎所有的民族都对山岳有某种崇拜,或者把它当做登天的台阶,或者把它当做神的住所,或者把它当做崇高的象征,所谓“高山仰止”。这是因为,它比一切寻常的东西高大,比一切寻常的东西深邃,难于攀登又不容人轻易征服。除了这些品质之外,它又具有完整的形象,不像旷野那样,虽然雄伟,却漫无边际。因此,人们渐渐形成了对高山的审美认识,并且把它的形象特征提炼概括,赋予纪念性建筑物,这就产生了集中式的高耸构图。在专制的埃及和西亚,这种构图很早从直接模仿山岳开始,在希腊,它很晚才被采用,这时,君主专制已经取代了民主制。由此可见,人们对构图的审美认识还有一定的社会性,不仅仅是对客观形象的反映。当然,它一旦形成,就有继承性,无需每个人再从头去瞻望高山或者崇拜君主。


屋顶的问题

       人们建造房屋,就是要建造一个外壳,抵御风霜雨雪、狼虫虎豹,获得一个可以利用的内部空间。建造外壳的主要问题是造屋顶。有史以来,绝大多数的建筑结构方式,无非是如何造屋顶和如何支承屋顶。屋顶的跨度和它的支承方式,决定着它覆盖下的空间的使用价值。每当建筑的功能有新的发展而要求更开阔的空间时,首先就同旧的屋顶和它的支承的结构发生矛盾。而历史上建筑结构的每一次重大进展,主要的也就在于暂时解决了这个矛盾。摆脱承重墙,解放内部空间,始终是建筑发展最重要的课题之一


进步

       结构上区别承重的和围护的,受拉的和受压的;材料上区别结构的和装饰的,轻而弱的和重而强的,等等,这是分析的方法。分析的方法是科学的方法。有了分析,就必然有综合。分析越深入,综合方法就越进步。建筑创造是分析和综合的过程,罗马的建筑比希腊的进步得多了。


实践&审美

       审美习惯是长期实践中积累形成的,决不是先验的。一种新的结构,新的材料,新的建筑处理,尽管有巨大的艺术造型上的潜力,但是,在初期,人们往往不能认识它,不知道如何利用它。这时候,传统就会发挥巨大的保守性,千方百计给新事物穿上陈旧的外套,就像用石质裹住美玉一样。而这种传统势力也包含在大多数人的习闻惯见之中。虽然,新事物最后一定会以强大的生命力突破传统势力的束缚,但这个过程有长有短。当社会处于相对的停滞时期,人们的思想习惯偏向于保守。这个过程就长一些。当社会处于大发展、大变动的时代,人们胸襟开阔、眼光敏锐,勇于破除陈腐的观念和习惯,充满着创造新世界的进取心和必胜的信念,这个过程就会短得多。但是,不论处在什么样的时代,新的审美习惯的形成都离不开反复的实践。从事创作的人要在实践中逐渐积累艺术经验,发现新的规律,并且在实践过程中有机会让多数人培养新的审美习惯,产生对新事物的喜闻乐见的感情。既然审美习惯不是先验的,那么,它就是发展的,可以改变的,也就是可以培养的。艺术经验和审美习惯是互相影响的。人民从本质上来说,是创造者,他们不保守。关键在于要给新生事物以实践的机会,实践是新经验和新习惯的唯一来源。从事创作的人要相信大众是会欢迎新事物的,相反,倒要警惕自己,因为传统的观念总是最浓集在专业工作者身上的。

       当然,这里所说的新的结构、新的材料和新的建筑处理手法,是那些确乎有生命力的,也就是为建筑的合理发展所必需的。这里所说的保守的传统,是传统中已经同新事物发生尖锐的矛盾的那一部分,而不是那些还有生命力的部分。


风格

       古罗马的大型公共建筑和宗教建筑,从叙利亚到西班牙,从高卢到北非,风格都是一致的。而封建分裂时期的欧洲却形成了丰富多彩、特色强烈的地方建筑风格,不论是宗教建筑还是居住建筑。尤其是民间居住建筑,它们活泼自由地适应了千变万化的自然和人文环境。


一种体系

       历史上,每一次建筑的根本性大变化,都是以结构和材料的大变化为条件的。一个成熟的建筑体系,总是把艺术风格同结构技术协调起来,这种协调往往就是体系健康成熟的主要标志之一。


交流

       几千年来,世界各地的建筑处在经常的互相影响,互相丰富和互相促进之中。世界的建筑文化,是全人类共同的财富,包括艺术技巧经验在内。每一个民族,无疑应该努力发展自己的民族文化,以丰富世界文化的总宝库,对人类作出贡献。同时,也应该而且必须向所有的国家和民族学习他们先进的东西,以补充自己的不足,有利于自己的发展。文化上的妄自尊大和排外攘夷,是十分愚蠢的态度,适足以表示无知和狭隘。只要在实践中锻炼出咀嚼、消化、分辨的能力,食谱尽可以扩大,摄取营养的机会就会增多,机体就能健壮地生长


玻璃发展的影响

       由小块到大片,由深色到透明,这是玻璃生产技术的进步,但玻璃窗却为此而损失了它的建筑性。一种建筑艺术手法,总是同一定的物质技术手段紧密地联系着。不论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需要什么古老的艺术手法,物质技术手段总是按照生产本身发展的规律进步着,决不会为了某种艺术要求而停滞下来。于是,物质技术手段发展到一定程度,旧的艺术手法就不能适应,就必须抛弃,不论它过去有过多么高的成就,而必须寻求新的、同新性质的或者新水平的物质技术手段相适应的艺术手法。死抱住陈旧的过时手法不放是不行的。梦想技术可以为顾惜艺术而不再前进也是不可能的,企图寻找一种可以适应任何性质和水平的物质技术条件的万灵的艺术手法必定徒劳无功。


审美

       树木花草,凡是生长着的东西,无一不是下粗上细,下重上轻,下质厚而上透漏的。人们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实践中熟悉了这种生机勃发的势态,形成了一种审美意识。同时在千百次的建筑创作实践中,把自己的审美意识转化在建筑物上,推敲磨砺,终于形成了富有生长动势的建筑形象和相应的手法。正因为人们的审美意识是客观规律性的反映,所以,在世界各地不约而同地产生了这样仿生的建筑艺术手法。而一般的鉴赏者也因为在客观世界中和在早年的建筑物中熟悉了这种势态,能产生相应的审美感受。很可能,后来的创作者和鉴赏者都并不明确觉察到这种审美意识的来源,或者只知道受教于他们的先辈,但它来自客观世界,形成于实践的过程,则是毫无疑义的。其他的审美意识和相应的艺术手法也都类似这样。所以审美是一种认识,而且可以由此及彼地推论


施工

       施工技术是直接的生产力,没有一定的施工技术,不仅一些宏伟的设计不可能实现,甚至不可能产生。人们只有在生产力提供了实现的可能性的时候,才提出任务,提出设想,施工技术是一切建筑成就的前提和基础


建筑师的个人修养

       15世纪中叶以后,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的一个重要事实是,代表着先进思想的、才华横溢的巨匠大师们,不得不为封建贵族和教皇的宫廷工作。在建筑业中,这一点尤其突出。于是,在建筑师和统治的权势者之间,经常发生着矛盾冲突,有思想原则上的,也有技术原则上的。这些冲突,考验着每个建筑师的品格,是唯唯诺诺,阿谀奉承,还是诤诤谔谔,维护进步的原则

       有一些坚定的人,忠于信念,耻于巧言令色,他们在榛莽中前进,有曲折,有回环,但他们始终不屈不挠地朝着进步和发展的大方向,勇往直前。


 自然

       在任何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建造房屋,都应当兼顾这两方面(既享受自然,也美化自然)。如果一心只想从自然界取得最大的享受,不肯回报,甚至不惜蛮横地破坏自然,那么,最后必然会失去它的美,什么都享受不到。


文化融合

       所有的民族和地区,发展总是不平衡的,每当两个不同民族和地区的文化接触时,它们总有一个比较先进,一个比较落后。于是,它们之间就有矛盾,有斗争。只要这种接触是经常的、大量的而不是偶然的,斗争的结果,一般总是比较先进的文化压倒比较落后的文化。于是,比较落后而又正向先进民族迅速接近的民族,就会基本上失去自己的传统的文化,接受先进民族的文化。它的传统文化,也会作为一种因素,或者甚至很重要的因素渗透到外来文化里去,使它带有新的民族色彩,但传统文化却不可能平等地存在下去。这倒并不意味着比较先进的文化一定在各方面都高于比较落后的。文化各领域所达到的水平,并不总是与社会发展的水平一致。所以,历史上也会有某个民族的已经达到很高水平的某个文化领域发生严重衰退的现象。


不断的发展

       社会的分化,必定会导致文化的分化。在阶级社会中,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包含着统治阶级的文化和劳动人民的文化,但统一的民族文化是客观存在着的。不同文化的矛盾,一般地是在统一的民族文化中发生的。没有共同的文化,根本就不能形成为一个民族。

       同样,建筑文化尽管也有统治阶级的和人民大众的区别,但统一的民族建筑文化也还是存在着的,它反映着民族的共同的历史社会背景和共同的物质生活条件。因此,在两种建筑文化之间,仍然有许多基本的价值标准是一样的。例如,认知判断和审美判断并不总是相反的,实际上,有许多还是相同的。

       既然存在统一的建筑文化,所以不同的建筑文化在大多场合下主要是差异,而不是互相背反,像在古希腊柱式发展过程中和欧洲中世纪教堂发展中所见到的。

       但背反也是有的,主要是表现在统治阶级充满了腐朽趣味的建筑物里。而在统治阶级处于上升进步时期,或者进行全民族的生死斗争时期,由于需要全民族的团结,需要人民大众的支持,统治阶级的建筑中就能比较多地汲取民间建筑的营养。(16世纪的俄罗斯建筑,就正是这种情况。)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